〈紅深〉聖誕節【Because Of You,I Am Here】—抓緊你的手(1)

這是我第一次寫文,也就是我的處女作!!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的我終於下定決心來寫個文~文筆渣請注意,各人物視角穿插有,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文  START ↓

◆◆

“咳~麻煩死了” 剛到暮人那邊報告完累的要死,紅蓮用手將黑色的頭髮隨意的往後梳了梳,正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一踏進辦公室紅蓮警覺性的握緊了刀鞘,

「有人.... 」

就算再怎麼疲憊,上過許多次戰場的身體也會不自覺的做出反應, 但,這個熟悉的氣息是.....

“真是的”

原本因警覺而抬起的肩膀慢慢鬆了下來,充滿骨感的手也離開了刀鞘,

“來我這邊專門睡覺的嗎....”

輕聲的把辦公室的門關起,腳步放慢的走到沙發旁邊,深怕一不小心就會把沙發上的人兒給吵醒。

睡在沙發上的人有著一頭銀白色、軟軟的頭髮,髮絲輕輕的打在他的臉上,依偎在他的臉龐,長而密的睫毛柔柔的垂下,微開的嘴巴配合著胸膛的起伏,穩定的呼吸著, 眼下淡淡的黑眼圈透漏出人兒這幾天的疲憊。

「挺好看的」

紅蓮承認深夜長的十分好看,不過這話要他講出來,他打死也不會說。

以前都沒有好好看過深夜的睡顏,都是自己在睡的時候 深夜守在他的身邊,使他能安心入睡,每當他醒來,第一個看到的總是深夜,然後深夜就會一臉欠扁的對他說“睡顏,很可愛哦”。

從九年前就一直如此,而自己卻都沒有看過深夜睡著時侯的樣子。紅蓮又低頭看了看此時睡著的深夜。

第一次看到如此毫無防備的深夜,在那滴水不漏的笑顏後是這麼單純的表情,這麼的令人憐愛,就如天使一般。

這時紅蓮注意到沙發前的桌上放了兩瓶飲料,一瓶是可樂,一瓶是麥茶。

等等,麥茶?平時都是帶兩瓶可樂來,吵著自己和他喝一樣的,今天吹的是什麼風啊。

毫不客氣的拿起桌上的麥茶,轉開了蓋子開始喝,完全沒有要詢問這瓶麥茶是否是給自己的意思。就這麼拿著麥茶輕聲走到辦公桌前坐下,繼續未完的報告及文件。

◆◆

“嗚......”

小小的低喃聲從沙發那傳來,紅蓮朝那看了過去,只見一頭軟軟的白髮慢慢升起,沙發上的人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用手揉了揉眼睛後,小小的嘀咕聲響起“誒...麥茶不見了”

“噗” 紅蓮不禁笑了出來,這傢伙睡醒居然只在意的是一瓶麥茶。

“誒?紅蓮你回來了啊。” 深夜一臉笑咪咪的望向紅蓮。

“所以,你這傢伙又來幹嘛?”紅蓮無視那張笑臉繼續翻著手中的文件。

“我啊,是來邀請紅蓮的哦”

“哈?”紅蓮停下手邊的工作抬頭看向深夜。

“今年聖誕節要不要和我一起過?”

窗外的亮光微微照進來,灑在深夜的臉旁,看起來真的是.....真的是美極了。紅蓮就差那麼一點就要脫口而出說好,不過被臉上的一陣冰涼給弄回神來。深夜拿著可樂來冰自己的臉。

“紅蓮你在發呆的話我就要引爆可樂了哦”

本陷入短暫美好的景象裡,一聽到深夜欠扁的發言,額頭上的青筋冒出十字,

“不要”

“誒~你都已經接受我的賄賂了誒”指了指紅蓮桌上的麥茶。

“就這點東西就叫賄賂?”

“不然紅蓮想和我一起喝可樂嗎?”

無言以對,紅蓮知道如果自己再繼續講下去這種沒有營養的話,深夜一定會一路奉陪到底。

“餒,紅蓮”

深夜微微的低下頭,垂下來的髮,此時失去了原有的光澤,稍稍的遮住了深夜的臉,使紅蓮看不到深夜的表情。

“真的,不和我一起過嗎?”

深夜的聲音帶著止不住的顫抖,短短的一句話帶著長久以來的孤單。

為了在柊家生存下去,深夜殺了許多人,雙手沾滿鮮血的他,再也握不住別人的手,只能把自己埋入黑暗,與孤獨相擁。

“也是呢”深夜抬起雙手自言自語般的露出了苦笑,

“這雙手,沾滿了同伴們的血,已經腐爛、骯髒的握不住任何人的手,這樣的我,怎能邀請紅蓮一起度過聖誕節呢?”深夜的自嘲一個字一個字,深深的刺入紅蓮心中。

“深夜 ,我....”

未完的話被突發其來的廣播給硬生生的打斷“柊深夜少將,請立刻到暮人大人的辦公室”廣播裡傳來三宮葵一如往常公式化的聲音。紅蓮講到一半而微微張開來的嘴也慢慢的闔起。

“呀~找我的呢,可樂和麥茶都送紅蓮吧,要好好的謝謝我哦,那我先去找暮人哥了。”語畢,深夜就輕聲的把門帶上,離開了紅蓮的辦公室。

過了許久,紅蓮才意識到深夜已經走了,辦公室裡深夜的氣息也只剩下幾分殘餘。

“我才不要可樂勒”

◆◆

“叩叩......”

“進來”

深夜掛起一如往常的笑容走進暮人的辦公室,停在暮人的桌前“有什麼事嗎?暮人哥。”

“呵,就是有事才叫你的。”暮人冷笑了聲,散發出冷冽又危險的氣息緊盯著深夜。 “有任務給你,12月25日到新宿那偵查,有情報說那天吸血鬼會有動靜。”暮人十指交錯枕在下巴下,抬頭看著深夜。

“12月25日嗎?還真是份美好的聖誕大禮啊,暮人哥。”深夜以完美又毫無瑕疵的笑來回應暮人。

“也算是份大禮吧,只是偵查而已。”四目交接,一份令人屏息又詭異的沉默在辦公室中散開,讓人覺得渾身不自在。

“那如果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哦。”深夜說完正轉身要走, 突然,手被一股強烈的力量往後拉,迫使深夜轉過身來,暮人抓住深夜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是扣住深夜的下巴,

“別忘了你是誰的人,深夜。”

充滿威脅及恐嚇的話如命令一般,暮人的眼就像找到獵物的野獸緊盯著深夜。 深夜被暮人突來的舉動嚇的有稍許的愣住,不過很快的就擺出笑容。

“我很清楚的哦,暮人哥。”沒有猶豫,沒有懷疑,就像在陳述早已擺在眼前的事實。深夜的話有少許的滄桑,但又有如蜻蜓點水般的淡然。

“呵”暮人放開深夜,讓深夜離開,自己則回到原本的椅子上。

◆◆

深夜回到住處時已經很晚了“今天,過完了嗎。”不是疑問,而是像在告訴自己般的低喃。 看向沙發上的盒子裡“得抓緊時間了呢。”

深紅色,象徵著生命的顏色,深艷而深刻,彷如一切的起源,代表感情的延續,訴說著故事的開端,鋪開了未來的路。

命運的紅線也是深紅色的呢,紅蓮,這個顏色,真的非常適合你呢。

自從失去是真晝未婚夫的意義後,自己本該被柊家處理掉的,好在柊家看上了自己的戰鬥力而留下了自己。但,所謂的生存意義都已失去了,那,自己還有什麼價值?就如行屍般醜陋,如垃圾般腐爛,這樣的自己,還有什麼資格活著?

一路走來的修羅之路,在一瞬間化為烏有,自己曾活過的痕跡也仿佛消失無蹤,我真的存在嗎?我真的活過嗎?腦中只剩下虛無,已麻痺了所有神經,疼痛、凌虐也早已毫無感覺。我在哭嗎?我在笑嗎?

消失的不是痛苦,而是本身的存在。

記憶依舊清晰,那晚,自己和紅蓮出完任務到附近的宿舍過夜。半夜三更,自己卻睡不著,走到走廊上的飲料販賣機前買了瓶可樂,隨意的坐在前面的長椅上,“啊~啊~不知道紅蓮睡著了沒~”

“唔....” 突然,身體一陣劇烈疼痛,熱流爬滿了全身,“深夜,我好餓,好餓啊....”聲音從腦海的深處傳出,像惡魔的低語般呢喃。

“白虎丸......”深夜吃力的抓住領口,“你的欲望到哪去了,深夜?居然連生存的欲望都那麼微薄,你的野心呢?是想餓死我嗎?”孩子氣般的口吻像在鬧脾氣,卻同時也是把犀利的劍,毫不留情的刺向自己。

“如果你這麼不想活的話就把身體給我吧”一股強大的意識力襲擊腦袋,疼痛的摀住太陽穴,自己的意識就快被奪去,抽離在黑暗與光明之間, “哈啊....哈啊....” 呼吸越來越困難,冷汗沿著額頭一路滑下,就快墜入黑暗。

“深夜”這時一個聲音從黑暗外響起,是紅蓮的聲音,他站在走郎外的落地窗背對著自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讓人不由得覺得真是個安靜的夜啊,一陣微風吹來,吹起紅蓮的髮絲,他回頭,輕聲的對自己說......

一個字,一句話,就可以顛覆一切。

當時,自己就像在深淵裡看到了亮光,對著自己說:你可以在這裡,活下去。生存的欲望、活著的希望都因這個人而找回,為了這個人,自己願意為他付出生命,因為有這個人,自己現在才會在這裡。

而這個人就是紅蓮,至今為止紅蓮說的那句話一直都迴盪在耳邊,

“你還有我。”

◇◇

一針,一線,一針,一線, 知道嗎,紅蓮,從以前到現在我對你是多麼的,多麼的,

“滴答...” 褲子上出現了兩點比起軍褲顏色更深的小圓,又因布料吸水的關係顏色一下變得更淡了些,摸上臉,摸到的是兩條溫熱的淚痕。

“我,哭了嗎?” 仰頭,就像是不想要讓眼淚留出來一樣,

“哈啊,對啊,紅蓮,我......我......”最後的話語還未說出,顫抖的聲音已泣不成聲, 抱緊手上正忙著去完成的東西,深夜曲著背,孤零零的黑暗籠罩著他纖細的身驅,止不住的顫抖,緊緊的咬緊下唇,不想讓聲音洩出來,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打在手上的東西和軍褲上,

“我.....我喜歡你啊”

◆◆

“嗚哇~好困~”昨晚因要去買的東西在比較遠的地方才有,自己還特地跑去,導致很晚才歸宿,紅蓮打了個哈欠,擺了擺自己的頭髮。

為了昨晚去買了的東西,紅蓮花了不少心思,想起昨日在食堂和深夜一起吃飯:

“聽說你接到任務了?”

“嗯,對啊,明天要去新宿偵查呢”

“誒~明天嗎,哈哈,還真是份聖誕大禮呢”

“我也是這麼對暮人哥說的”

“結果那傢伙怎麼說?”紅蓮挑眉,眉間充滿了邪氣。

深夜將拿著湯匙的右手撐在下巴,學著暮人中二的壞笑 ,正經的說道“也算是份大禮吧,只是偵查而已。”

“哈哈哈哈”紅蓮差點沒把嘴裡的咖哩給噴出來,深夜學的實在是太像了。

“沒想到你還有演戲的天份啊深夜”

“誒~紅蓮現在才注意到嗎”

怎麼可能,平時那欠扁的微笑和對長官順從的態度就知道,如果身為柊家的養子連演戲都不會的話,那就真的不用活了。

話題突然沉重了起來,紅蓮突然捏起深夜的手指根部,

“你這傷怎麼回事?”

深夜被紅蓮突來的動作有點嚇到,手並沒有抽回來,而是任由對方捏著,漂亮的天藍色眼傻傻的眨了兩下。

“誒誒誒誒誒!紅蓮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果然還是吃飯實在啊,怎麼突然感覺今天的咖哩特別好吃啊”

“好嘛好嘛,這是在翻資料的時候不小心割到的啦”

細而長的手指,有著白淨的皮膚和櫻色的指甲,上面卻因割傷而被ok棒纏繞了一圈,不禁讓人心疼,同時可惜了美麗的手指。

“紅蓮能關心我,我很開心哦”

紅蓮微微別過臉,不去看深夜此刻閃死人的微笑,準確來說,是為了不讓深夜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麼害臊的話啊」

回想到此結束,也剛好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門口,推開門,沒有感覺到深夜的氣息,不對,是沒有感覺到有人的氣息,唯一奇怪的是,辦公桌上的盒子。

很明顯的,這是一個...呃...禮物?來到辦公室桌前,看到盒子上的包裝紙和蝴蝶結,這是紅蓮的第一個想法。

不會是炸彈吧......

有些僵住的紅蓮決定拿出一張防禦符咒,然後開始著手拆開「禮物」。

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

“這個是...”

一條深紅色的圍巾映入眼簾,紅蓮把圍巾拿了起來,觸感非常的好,而且圍巾很長,就算兩個人一起圍也不是問題。

“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紅蓮將圍巾整個拿了起來,在圍巾的下面有一張紙條。

「本來想親手送給你,讓紅蓮能好好誇我一番的,但只怕我回不來,趕不上聖誕節送,所以就放在辦公室的桌上,給紅蓮一個驚喜,啊,該不會紅蓮剛才以為這是炸彈吧,真是笨蛋啊。聖誕快樂,紅蓮。」

“欠揍嗎…”想也不用想一定是深夜那個笨蛋寫的,大力的將紙條拍在桌上,被深夜猜中了自己的想法,讓紅蓮現在很不爽,但又突然想起什麼東西似的喃喃自語,

“深夜手上的傷該不會……”想起昨天看到深夜手指頭上的ok棒,紫瞳內盡是溫柔,紅蓮知道深夜回到住所的時間絕對不早,這麼長的圍巾究竟要花多久時間多少心力才能完成,一針一線要多麼細心多少耐性才不會織錯,每天都能看到深夜眼下淡淡的黑眼圈,全部就只為了織一條圍巾給自己嗎,紅蓮抓著圍巾的手又更加收緊。

突來的開門聲讓紅蓮本能的抬頭看去“找我有什麼事嗎?柊暮人。”

“沒事就不能來嗎?還是說就只有深夜可以?這麼不歡迎我啊。”聽到了深夜的名字,紅蓮不禁皺了皺眉。

“我想大人您應該沒這麼閒,而且和深夜沒關係,我這裡地方小,怕委屈了大人。”紅蓮咬牙切齒的說,在講到深夜的名字時還特別加強了重音。

“這倒是真的。”不用想也知道此時暮人一定是鄙視的眼神加上中二的邪笑。

每次只要和暮人見面,就會少不了這種酸溜溜的對話,好像這就是兩人打招呼的方式一樣,不過紅蓮知道,接下來,正經的要來了,整理整理腦中的思緒,紅蓮等著暮人開口。

“今天這個任務是父親大人親自下達的直屬命令。”

“什......”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這是個試煉,回不來就扔,回得來就好好的用,因為他已經失去真晝未婚夫的價值了。”

紅蓮緊緊盯著暮人,在深夜五歲時就毀了他的柊家,至今還要再毀了他一次嗎?

“所以深夜他今天的任務到底有多危險?”

“和貴族交手的機率很高。”

“你…..”未完的話被暮人直接打斷“你以為是誰害他失去價值的。”紅蓮沉默了,沒錯,是因為自己和真晝上了床深夜才會…

這時暮人看到紅蓮桌上的紙條“看來他已經察覺到了呢。”

「只怕我回不來」原來深夜早已察覺到,才那麼寫的嗎,所以這條圍巾他老早就預謀好了?面對這樣的結果,還是不眠不休的為自己織?

紫瞳內的光彩黯淡了下來,暮人看到紅蓮的樣子“真是沒用啊,一瀨紅蓮,深夜失去了未婚夫的價值,你知道這也意謂這什麼嗎?我可以毫無忌憚的對他出手。”

“柊暮人。”怒氣及殺意滲透在平靜的口吻裡,那從不在自己面前展露殺意的紅蓮,此刻卻毫無掩蓋,直白的暴露出來。

「陷得還真深啊」暮人心想。

“你能拿我怎麼樣?有種就來搶啊,一瀨紅蓮。”暮人冷冷的看著紅蓮,絕對的自信裡盡是挑釁。

一陣風從窗外吹來,吹起12月的寒冷,吹起這世界的無情及荒涼,從昨晚下到現在的雪跟著飄了進來,和那個人一樣擁有同樣的白,紙條被吹到了地上,紅蓮以為只有一面有字的紙條,這是驗證了他的錯誤,在紙條的背面有一行淺淺的、深夜的字跡,在字跡的周圍有深淺不一、大大小小的原印子,不知是深夜的眼淚,還是聖誕的雪融化在上面。

“叩叩叩,暮人大人,不好意思打擾了。”三宮葵的聲音配著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在她身後隨他進來的是和深夜一起去偵查的士兵,士兵喘著粗氣,手扶著肩膀上的傷,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嘴角泛的血還來不及擦掉,

“報...報告,偵查隊遇到貴族突襲。”

Tbc

◆◆

不知道我想表達出各人物內心的想法和心情的轉變有沒有傳達給大家~

★喜歡本文的人請按喜歡★~能給我大大的動力!!

有任何建議都可以留言哦~

评论(2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