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深〉那之後【即使閉上雙眼,我依舊明白…】—我不會放手

這篇終於寫完了啊~好久!!一月份就開始寫的,雖然劇情都大致想好,但細節的地方一直沒啥靈感,後來就沒動力了嗚嗚~本想說在出國無聊時寫寫好了,沒想到居然拖到回國,不過在出國時許多劇情突然閃到腦裡,回國之後靈感就來了,也加了不少東西嘿嘿~

咳咳,廢話好像有點太多了,現在開始步入正題!!

本文是接於我上個系列:〈紅深〉聖誕節【Because Of You,I Am Here】—抓緊你的手

有興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哦~

之前因為有人留言想要看甜文,本人也覺得領便當不好,所以才決定寫本文啦★

我的標題好像都很長呢,稍微解釋一下吧

〈〉→cp     【】→主標題     —→位於這個後面的是副標,以紅蓮為視角,好像都關於手?    在cp和主標中間的是…寫文目的…吧?

文筆渣請注意,各人物視角穿插有,時空穿插有,
私設…有?搶在情人節前發文,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文 START ↓

◆◆

“餒餒餒~紅蓮~”

“………”青筋冒出

“餒~好嘛好嘛~”

“…………”更多青筋冒出

“餒,紅蓮~你有在聽嗎??”深夜歪頭看向紅蓮

“有,聽的一清二楚,你那煩人的聲音”皺起眉,心裡不斷的向自己說到:不能對病人發脾氣不能對病人發脾氣不能……不能……不能你媽啦!!!

“臭深夜你給我閉嘴!吵死了!!”

紅蓮…終於……爆發了

“唉~明明是紅蓮一直不吭聲的啊,反正,在紅蓮說出來以前,我是絕·對·不·會·吃·的” 深夜朝紅蓮狠狠的吐了吐舌頭,透露出他堅決的心。

「嘖,怎麼這麼麻煩啊!!」紅蓮用力的撓了撓頭髮,可是他不能就這樣放著深夜不管。

「真是………咳~」

“好啦,好啦,我答應你”

“真的?”

“真的,真的,真是的,你是小孩子嗎?”

在深夜百般的糾纏下,紅蓮終於妥協,受不了在耳邊的喋喋不休,紅蓮顯得厭煩,只好敷衍的應付眼前這個自鬧孩子氣的人兒。

為了讓深夜乖乖的把藥給吃下去,紅蓮答應深夜實現他一個願望。

“帶我去散步。”

坐在床邊的人兒一臉笑嘻嘻的望向自己,白皙的臉比起一個月前好上許多,深夜瘦了一大圈,誘人的鎖骨更加明顯,頭髮也稍微長了,更因為深夜此時穿的白色V領針織衫,一整個人潔白的徹底,讓人有一種就快融入背景裡的錯覺。

沒錯,這是在那之後。

那個聖誕節的過後。

紅蓮抱著深夜,兩人交換了誓言,在深夜昏過去之時,帝鬼軍前趕來救援,深夜馬上被送去醫院,留下了冰冷的金屬撞擊聲,回盪於聖誕節靜謐的天空。

◇◇

“誒?就醬?” 

「躺在醫院兩個月的人的願望就醬子而已?啊不不不,我是說,深夜的願望居然這麼…呃,正常?」

“不然我可以追加嗎??那我要紅蓮一天三餐,無時無刻陪我喝可……”

“想的美”幾乎是秒斷深夜的話,毫不猶豫乾淨俐落的回絕。

◆◆

深夜在前面有一下沒一下的跳著,就像被關在家裡很久的小孩一樣好動。

“啊啊,深夜別拉啊。”

因為深夜跳動的動作,連接兩人的圍巾也跟著牽動了起來,扯的紅蓮差點向前跌倒。

深紅色,象徵著生命的顏色,深艷而深刻,彷如一切的起源,代表感情的延續,訴說著故事的開端,鋪開了未來的路。

命運的紅線就這樣以圍巾的形式圍繞在兩人的脖頸,這條圍巾就是深夜在聖誕節時送給紅蓮的禮物,紅蓮非常的珍惜,但並不表示……

“不要”

“誒~為什麼啊”

“你覺得兩個大男人一起圍一條圍巾走在路上能看嗎?”

鏡頭轉向為出門前兩人吵架的病房。

明明就只是去散個步,為什麼非要圍那一條圍巾不可?而且還要兩個人一起圍?紅蓮用手捂住了額頭,無力的感覺在和三歲小孩吵架。

“如果紅蓮不和我一起圍的話我就這樣出門,不戴圍巾也不穿外套。”賭氣似的別過臉,兩頰氣鼓鼓的嘟了起來,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深夜就這麼坐在床邊不再和紅蓮說話。

窗外早晨的亮光偷偷的爬了進來,懶洋洋的躺在深夜的身上,配上深夜此時因賭氣而鼓起的臉頰,紅蓮頓時覺得真是可愛極了,但……

也真是任性極了!!!

眼前的人兒紅蓮已認識多年,非常清楚對方個性,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啊啊啊,我幹嘛自己自做孽啊,不過現在已無可救藥的愛上眼前的人也是自己。

寒冷的十二月踏上輕快的腳步遠走,但路上還是有殘餘未融化的雪,雖然深夜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但身體卻還未完全康復,紅蓮總不能讓深夜就這麼不穿外套不戴圍巾的上街。

咳~真是麻煩,紅蓮再次撫額。

發現紅蓮過了許久都沒有任何反應,深夜慢慢低下頭。

“好啦,我知道了”放棄似的索性將纖細的雙腿抬到床上向前一抱,一頭白毛埋進了大腿之間,整個人縮成了一球,深夜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更像是在咕噥什麼,甚至還帶上了哭腔。

“紅蓮不喜歡我織的圍巾,更不想和我一起圍圍巾,既然不喜歡,直接說就好了,何必這麼拐彎抹角。”

「喀嚓」

一條叫理智線的東西,響亮的在紅蓮腦中徹底斷掉,紅蓮甚至還可以聽到斷掉時清澈的回音。

一把拉起成球狀的人兒,穿上外套,戴好圍巾,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喲西,這樣就好了吧,愣著什麼,走了。”將深夜微冰的手拉過,緊緊的握在手裡,深夜一開始還反應不過來紅蓮一連串的動作,不過很快的,雪白的臉上拂上大大的滿足。

“啊,等等我啊紅蓮。”

◇◇

回憶的漣漪就此停止。

深夜又往前跳了幾步。

“就說別拉了”眼前的人兒因冷風的吹拂,雙頰染上淡淡的粉紅,天藍色的瞳閃爍著調皮的光澤,白色的軟毛因人兒的動作,在頭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跳動著。

“紅蓮這樣好像小狗哦”惡作劇般的笑了笑“紅蓮狗狗乖~讓主人拉著一起去散步吧~”

紅蓮黑臉,“說誰呢”用力的將連接兩人中間的圍巾,往自己的方向使勁一拉,“嗚啊”不意外聽到深夜驚嚇的叫聲。

深夜被紅蓮突然一拉,重心一個不穩,直接往後倒去,本以為會與地面來個冰冷撞擊,卻落倒在溫暖的胸膛上。

“呵呵,現在到底誰比較像小狗”紅蓮的嘴角揚起得逞的賊笑,樂的摟了摟懷中的人兒。

深夜仰著頭看向紅蓮“紅蓮這樣居高臨下的眼神讓人看了好~不爽,所以紅蓮活該是小狗”

…………

紅蓮表示,他已經懶的和深夜繼續這種永遠停不下來的鬥嘴。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喂,深夜起來啊,你想躺到什麼時候啊,大家都在看。”

雖說是清晨,但他們並沒有離開帝鬼軍的領地,更確切的說,他們是在總部的後面散步,有些士兵在這附近巡邏,或是經過。

“有什麼關係,就給他們看啊~”句尾語氣上揚的習慣讓懷中的人總是給人一種從容不迫的感覺,淘氣、可愛、冷漠、畏懼、服從全混成水,映出滴水不漏的笑顏,只有偶爾會有蜻蜓點水的波紋。

紅蓮知道深夜瘦了一大圈,但懷中的重量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輕的許多,不禁讓紅蓮微微皺眉,看來以後得在飲食方面下點功夫了,深夜的外套,現在穿起來都感覺有些大了,不過為了讓深夜從自己的身上起來,紅蓮改口

“起來,很重的”

深夜在自己懷裡蹭了蹭後,突然一陣空白的安靜,那種像是走神般斷電的空白,

“如果紅蓮覺得很重的話,就放手吧”

淡淡的話輕輕的飄渺,幾乎就要融於空氣之中,卻深深迴盪於心底,如雪花般潔白、精緻且脆弱。

他不敢去確定。

在開玩笑似的話語後自己是多麼的猶豫、擔憂及害怕。

他不敢去看清。

連結兩人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徘徊於夢與現實,模糊了辨別,到底什麼才是真實。

他以為自己不會問出口的,不想去搓破兩人之間的曖昧,但這一天總是要來,在它來之前,自己何不妨先去面對。

從小,自己的命運就一直掌握在別人手中,這次,自己先出手,畢竟,這是自己最珍惜且無法忘懷的人和感情。

閉上雙眼,感受點點冰雪飄落於臉上,空氣清新的像不曾有過戰爭、毀滅及鮮血。

深夜想到許多電影和小說都有這麼一句話,當初自己是覺得多麼的中二及逃避現實,但就在這一刻、這一瞬間,就這樣靜靜的靠在那個人的胸膛,飄落於鼻尖的冰點,突顯出後方的胸膛是多麼的溫暖、是活生生的生物。

漫天飛雪,從無止境的那端散落,想伸出手,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沒有,只剩手向天空中揮出的聲音,響徹於空氣之中,

「如果時間能就這麼停止就好了」

他不渴望著答覆,只是想享有現在僅僅的幸福。

即使閉上雙眼,我依舊明白…

這只是無可奈何的…現實

“我不會放手的”來自背後的聲音響起

“不管有多麼沉重,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放手的”

緊緊的抱住懷裡的人,好看的眉也緊緊的皺在一起,說話的聲音微微的顫抖著,傳達出紅蓮堅定的決心及強烈的意志。

誒?

“紅蓮…?”被紅蓮的發言些許嚇到的深夜默默的回頭看向紅蓮。

「這傢伙,居然給我一臉不可置信、驚訝萬分的表情,都不相信我一點啊」紅蓮再度黑臉,將深夜的頭扣向自己。

“紅……唔……”未完的話語融化在嘴裡,紅蓮在深夜未講完話之時,直接吻了上去。

“等……紅…唔…哈啊”嬌音從深夜的嘴中漏了出來,深夜的臉馬上佈上羞紅。

深夜的嬌音對任何人都是非常良好的特級催情劑,尤其是他眼前的這隻衣冠禽獸。

「天啊,舌頭…」紅蓮將舌尖用力的頂了頂深夜的舌尖,再深度侵略深夜口中的每個角落,像在極度索取蜜液般飢渴。

跟不上紅蓮的節奏,生理的淚水頻頻落下,加上滿臉紅暈,現在的深夜簡直是楚楚可憐一個樣,任何人都想將其吃光添乾淨。

“嗚嗚…紅…哈啊…嗯…”惡作劇的輕輕掃了掃人兒的上顎,滿意的聽到了誘人的嬌喘,眼睛直直盯著深夜此刻的嬌羞及色氣,享受著難得人兒在自己手中這麼的措手不及。

因為敏感的上顎被挑逗,軟下來的腰及腿使深夜再也站不住,紅蓮扶住他的腰,將深夜貼近自己,兩個人的身體緊緊黏在一起,使深夜有些難為情,另一隻手則扣向深夜的後腦,加深這個吻。

紅蓮更忘我的將腳伸於深夜的兩腿之間,用大腿磨蹭著深夜的胯下。

“欸!!等等…哼嗯…哈啊…嗯……啊…”深夜發出了更色情的呻吟,

「紅蓮這個…笨蛋!!」自己的力氣完全抵不過這隻禽獸,何況自己還未完全康復,力氣一點一點的被抽離,雙手不知要推開還是抱住他,只能扯著紅蓮的上衣,不管怎樣…呼吸…力氣也…

懷中的人兒突然失去重心的倒在自己身上,紅蓮這才回過神,捧起深夜的臉“深夜!深夜!!沒事吧?!”

只見深夜一臉紫青「啊啊啊,玩的太過頭了啊,對剛出院的人做什麼啊我」有些自責的低下頭「不會要回去住院吧?!」

“唔…紅…紅蓮!!”醒來的深夜馬上掙脫紅蓮的懷抱,怕在被紅蓮做出什麼事。

“哦呀,少將大人害怕了嗎?不是說喜歡我嗎?”本來還擔心深夜的身體狀況,不過一看到深夜急忙的逃離自己,便又起了玩心。

“突然之間做什麼啊,大家都在看誒!!”

“有什麼關係,那就給他們看啊,這不是你講的嗎?深夜” 迎韌有餘的看向深夜,勾起賊笑。

深夜的臉再次立即的染上羞憤,沒想到自己說過的話,被紅蓮拿來調戲自己。

“紅蓮惡趣味!!”朝著紅蓮大喊完後深夜故做鎮定的轉身走回屋內,但於白髮中明顯紅透的耳朵卻背叛了他。

看著深夜的背影,紅蓮添了添嘴角,

即使閉上雙眼,我依舊明白…

我已經無可救藥的…徹底愛上了你

“看來今天的散步結束了呢”

………Tbc?

◆◆

啊啊啊///深夜變得好…好…好純情!!好像跟往常的深夜不太一樣?!不過我覺得這樣的深夜也超可愛的!!大家有看懂雙關語的部分嗎?那是本人突然在上課時想到的,覺得很浪漫就用上了~還問了鄰坐已交往的男同學的建議,真是感激不盡~也有引用血界戰線裡的詞,呀~真的幫我一個大忙了,本來文都打好,就只苦惱標題要打什麼好~

★喜歡本文的請按喜歡★能給我大大的動力~

有任何想說的話都可以留言哦!能助於我寫下一篇文~萬分感激☆!!

最後,雖說有些早了,但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评论(13)

热度(43)